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新闻

商贩们认为我们是神经病——成都动物惨遭虐待现状调查

发布时间:2019-11-15 09:51:56 编辑:

\

商贩们认为我们是神经病——成都动物惨遭虐待现状调查(发帖人:yangslow )

动物福利:

按国际公认标准,动物被分为农场动物、实验动物、伴侣动物、工作动物、娱乐动物和野生动物6类。目前西方政府认可的是动物福利概念,这个概念在立法的操作层面上比较简单,它只要

约束人类的行为避免残忍即可,让动物享有免受饥渴、免受痛苦的自由及表达天性的自由等。

特别提示

餐馆内,刀锋对准青蛙的后背竖起一拖,青色的后背瞬间裂开,露出粉红的嫩肉,手指掐住青色的皮往左右两边撕扯……

菜市场,当着众鸡面,商贩从鸡笼里抓出一只鸡,掐紧脖子,一刀抹去,血往外喷,商贩倒提鸡腿在滚烫的开水中左右翻滚,未及咽气的鸡扑腾挣扎,笼中群鸡哀鸣……

街道边,活羊吊起,一刀一刀剐羊皮,羊儿撕心裂肺的叫声没引起过往路人的同情,反倒为老板赢来“这羊肉吃起鲜”的赞誉……

千百年来,我们就是这样杀鸡宰羊,我们已司空见惯、习以为常,几乎没有人去思量过,那些即将入口的动物也是一条生命,同人一样有悲喜,知冷暖,害怕伤害,恐惧死亡。如此方式解决它们的生命,是不是太过残忍?我们是否应该善待它们?

这不是矫情或危言耸听。先让我们来看看下面的数字:1988年美国农业部有份报告提出,每年被用于各类实验的动物约在2500万到3000万只之间,其中至少有90万只动物在实验过程中遭受到“不可想象的痛苦与反复折磨”;一份科学研究报告表明,城市女性乳腺炎增多,与城市牛奶消费量有关,因为正常哺育期一头牛一天的产奶量为3升,但现在却高达30升,超过自然状态的10倍,由此带来的后果是26%的奶牛患有乳腺炎。

关注“动物福利”,不是说我们不能利用动物,而是说我们应该怎样合理、人道地利用动物,尽量保证动物的基本权利,如在饲养时给它一定的生存空间,宰杀时尽量减轻它们的痛苦,做实验时减少它们无谓的牺牲。说大一点,这关系到社会文明水准;说实际一点,这关系到中国经济的发展。近年来,WTO绿色壁垒以“不合格”为由不断将我国出口肉品打回就是最好的例证。

可喜的是,在修订后即将颁布实施的《实验动物管理条例》中,新增加了“动物福利”章节,这是我国首次将“动物福利”概念正式列入法律。

以“好吃嘴”闻名全国的成都,动物福利现状如何?人们的动物保护意识如何?本报“AF3·暗访三人行”记者历时一周,对此进行了详细调查。

直击A:口口鲜背后生抠的鹅肠

8月26日晚,本报“AF3·暗访三人行”记者赶赴彭州九尺镇暗访。这个小镇近年来因一道“口口鲜”菜品———生抠鹅肠而声名远扬。

当晚7时,我们进入九尺镇。路边最打眼的就是“赵老三”、“赵老四”生抠鹅肠火锅店,店外停放着各种类型的小车。我们提出想看生抠鹅肠的过程,被老板拒绝了,理由是:要是你看到啷个生抠鹅肠,你绝对吃不下去!最后在一家规模较小的养鹅户家里,我们目睹了生抠鹅肠的全过程:将一百多只将要宰杀的鹅赶进宰杀地,用竹围栏将其围在一起,宰杀工一把抓过一只“嘎嘎”直叫的鹅,用脚踩住鹅身,一只手使劲揪住鹅屁股,另一只手用一把锋利的剪刀对准鹅屁股周围旋剪一圈,抓住鹅屁股的手使劲往后一扯,一根热气腾腾的鹅肠就被硬生生地从鹅的肚子里抠了出来,然后顺手“扑”的一声将鹅重重地抛向一边。被活生生抠空内膛的鹅一边哀嚎一边扑腾,栏内其它的鹅目睹同伴惨状拼命冲向无人一角,它们惊恐的“嘎嘎”声令人心悸。

据了解,一份生抠鹅肠需要两到三只鹅的肠,在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家火锅店一天就需要几百只鹅的肠子。为何顾客不等宰杀开膛破肚取出鹅肠,而非要吃从活生生的鹅肚内生抠的鹅肠?理由只有一个:“那样才鲜!”

直击B:鸡要吃得叫鱼要吃得跳

如果说生抠鹅肠还不够残忍的话,那么流行于成都乃至四川民间的另一种吃法算得上极端残忍,这就是所谓的“鸡要吃得叫、鱼要吃得跳”。

8月25日,有朋友请我们到他家里品尝“拿手菜”。只见他提着锋利的菜刀直接将活鸡胸部上的左右两块肉割下,然后把鸡丢在地上,飞快地跑进厨房,将鸡胸肉切成肉丁。油锅早已准备好,肉丁丢进锅里,很快炒熟。端上桌子时,那只可怜的公鸡还在院子里哀鸣!

做鱼时,他用一条湿毛巾将鲤鱼的头部包上,直接将剥去鱼鳞的活鱼身子放进油锅,左右翻面暴爆煎数次,之后放进盘子、浇上汁水:“来,开吃喽!”此时的鲤鱼嘴巴还在动。看着那张大的鱼嘴,大家不敢下筷子,问:“这样吃太残忍了吧?”朋友笑说:“它们本来就是拿来吃的嘛。”

直击C:刑场的下方聚集着同类

我们暗访龙舟路等几个菜市场后发现,市场内众多活杀点的动物都被关在极度拥挤的笼子里,笼子一般都只有半平方米大小,鸡鸭挤在里面你踩我、我踩你,有的热得伸长脖子、张着大嘴喘气。

8月27日上午10时,龙舟路菜市场,一摊主开始杀兔。只见她手脚麻利地将兔子从铁笼子里抓出来,左手提着兔子的后腿,右手对着兔头劈去,随后抓过架上的铁勾对准兔子的一只后腿用力一戳倒挂起来,右手顺势抄过锋利的刀围着兔子的两后腿关节一旋刀锋,左手往下用力撕扯,右手刀尖在兔子的皮肉间游走。几分钟后,活蹦乱跳的白兔就成了一只剐了皮的兔肉了,而装兔子的铁笼子就在“刑场”的下方。我们问那妇女:“可不可以不要当着其它兔子的面杀兔哟?”那妇女豪爽地大笑:“哈哈,未必还背到杀哇?兔儿哪晓得这么多哦!”

8月29日,成都东郊某地,我们亲眼目睹了一家私人屠宰场宰杀生猪的场景。几个杀猪匠用力将拼命挣扎的生猪摁在案板上,其中一人一刀捅进猪喉咙,一股鲜血喷涌而出。猪儿撕心裂肺地嚎叫并挣扎反抗。此时关在栏内的生猪听见同伴惨叫,都“昂昂”叫着在栏内乱窜乱挤,试图冲出猪栏。

在采访的几天里,每当我们询问那些商贩“当着动物的同类宰杀它们是否考虑过其同类会害怕、痛苦”时,他们都用一种非常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们,仿佛觉得我们傻或根本就是有神经病。

观点:善待动物就是善待自己

乌克兰一农场主高高兴兴地把一车大肥猪送上路,准备运到法国换外汇,历尽千辛万苦颠簸60多个小时到达法国后,却被法国有关部门拒之门外。追问后得到的答复让他哭笑不得:这批大肥猪在途中没有按照法国的有关动物福利法规得到充分的休息,因此被拒绝入境。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工程系副主任任发政对此解释说,经过长时间的运输,猪的身体处于高度紧张状态,肌肉疲劳,如果这个时候对猪进行急宰,猪肉乳酸含量高,能量水平低,不利于后期的成熟,势必影响猪肉的质量。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中国代表张立也表示,在动物屠宰过程当中,造成动物恐惧紧张,由于身体应激反应,可能会分泌很多激素,比如说肾上腺素等生理方面的应激激素,这些激素导致动物被屠宰后它的产品里边可能会含有对人的健康有害的成分。

有研究表明,在肮脏和密集的环境里,猪、鸡、鸭等动物自身免疫能力会大大降低,很易生病,进而引起动物疫病。

原文地址:

本文链接:商贩们认为我们是神经病——成都动物惨遭虐待现状调查

上一篇:善有善报

下一篇:品茶思优:静心、从容、专注、单纯

大家还在看